安徽阜阳高速出入口测体温防控疫情

1月30日,在安徽阜阳颍淮大道高速出口,医务人员正在对出城车辆的司乘人员进行体温检测,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中新社记者 韩苏原 摄

著名诗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吉狄马加致贺词

安乐哲、楼宇烈、魏礼群合影

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院长、会林文化基金创始人黄会林在致辞中讲述了“第三极文化”和会林文化奖的由来,回顾了往届会林文化奖获奖人情况,对提名者团队、研究院工作团队表达了衷心感谢,并且特别向本次获奖的两位学者为中国文化国际传播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致敬。她认为,顾彬与楼宇烈所展现出的对中国文化的深切关怀和担当意识,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随后,国务院研究室原党组书记、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院长魏礼群为楼宇烈颁奖。

史家胡同小学校长 王欢

从一年级起,爸爸妈妈经常陪我写作业,写完之后再帮我检查一下。作业全对老师会给“小星星”,一周下来,就可以获得小奖状,老师还会发小奖品。一个学期得到奖状最多的前几名,就有评选“好学生”的资格。所以,我希望爸爸妈妈帮我辅导作业,这样,我就有可能被评为“好学生”了。

科技部外国专家服务司副司长徐晧庆为顾彬宣读颁奖词

最要命的是,老师要求在各项作业完成之后签字!我们做家长的总不能不负责任地胡签吧?真得挨项检查完成的情况。白天工作多累我都没觉得累过,可检查作业这活儿经常让我觉得头都要累炸了。

陪娃复习功课的事每天都在家庭上演,这个话题越发受到关注。很多家长因此感到焦虑,孩子们也很痛苦。作业是一种教育,这种教育就是培养学生的独立性。离开了老师和家长的监督,独立、有意识地完成作业,对孩子的成长、发展都是很有意义的。

入围终评的外籍人士有德国著名汉学家顾彬先生,法籍高醇芳女士,美国著名汉学家葛浩文先生,加拿大籍华人文学家叶嘉莹女士,美籍华人现代新儒家学派代表学者杜维明先生;入围终评的中国籍人士有中国哲学史家、佛学家楼宇烈先生,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黄会林先生,著名导演张艺谋先生,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女士,著名比较文学学者王德威先生,著名作家莫言先生,著名民间文艺理论家刘魁立先生,中国文化促进会副主席高峰先生。

现在社会竞争激烈,看看人家海淀的爸爸、妈妈有多拼,培养出那么多牛娃。咱自己的娃虽不能像“人家的孩子”那样出色,也不能太差了呀,该陪还得陪。

做数学题就更烦了,亲妈秒变后妈,特别是当我遇到不会做的题,她总挤对我:“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上课带脑子了吗?”我心里不服气:“多练练不就会了吗?干吗要生这么大的气?你自己也不是天才呀……”

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周作宇致辞

随后,蒋玲为顾彬颁奖并发表贺词。蒋玲表示,顾彬先生在汉学研究方面堪称伟人,为中德文化之间的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是促进中德人民友谊的大使。

北京师范大学京师特聘教授、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执行理事向云驹致辞

六年级学生家长 刘文

人天生有惰性,小孩更是如此。我陪孩子做作业、复习功课,一方面是想监督孩子,让他别耽误时间;另一方面,是希望对学校的学习进度有所了解,帮孩子复习起来才能得心应手。其实,在孩子一二年级的时候,我曾试图让孩子独立完成作业,我也不检查。事实证明,孩子做作业很糊弄,该记的知识点也没记住,不但作业本上多了红叉子,还错过了周评比、月评比的机会。我马上意识到,就因为自己偷了这么一点懒,实在得不偿失。我很庆幸及时发现这个问题,扭转了他成绩下滑的局面。

孩子长大了,应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完成作业的过程中,家长过度介入对孩子成长不利。放开了让他自己完成,完成得好坏,第二天到学校有老师直接面对。老师会根据作业结果,开展思维方式形成、完成作业态度等方面的教育,这是家长应该知道并且需要真正关注的东西。否则,就会出现不该出现的问题――家长越位。家长不用对学业本身过分地关注,这应该是学校和孩子共同完成的内容。越位的结果会造成孩子只会“对抗”不会“对话”,只会“动恼”而缺“动脑”。

顾彬先生是德国最著名的汉学家之一。几十年来,他把自己全部的爱奉献给了中国文学,著述、主编、翻译、创作了200余部中国文学、文化相关著作。他穿越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思想的文化长廊,与现代中国的鲁迅相遇,来到当代中国的诗歌现场。他是一位出色的汉学家、翻译家,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和老师,更是中国文化真诚的诤友;他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也让中国成为了世界的一部分。

第二届会林文化奖得主、美国著名汉学家安乐哲为楼宇烈宣读颁奖词:

经常在网上看到家长陪孩子学习气出病来的新闻,我觉得可笑又可悲。我小时候家长哪有时间陪我学习,都是自己学,结果不但成绩好,还是班干部,从没让家长操过心。学习是最简单的劳动,只能靠自己。现在的孩子什么事都依赖家长,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将来怎么独立生活?再说,家长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现在工作压力大,下班回家已经够累了,还得给孩子辅导功课,哪还谈得上生活质量?

说心里话,我不想陪孩子复习功课,可架不住儿子作业太多,尤其现在是期末,每天晚上恨不得写到12点以后。随便拿一份当日作业表看看,各科加起来有10多项,历史学案、语文背书、英语阅读、生物练习册……样样不能落,不帮他一把,实在完不成,何况我们看着他困得提溜当啷的样子也不落忍。碰到不会做的题,我们一家三口只好齐上阵,再不会做,还得求助手机和电脑。

我不喜欢妈妈辅导我作业,因为她动不动就发“狮吼功”,翻脸比翻书还快。记得有一次做语文阅读,我正在认真思考,在一旁坐着的妈妈可能认为我在发呆,突然一拍桌子,冲我吼道:“又走神儿了吧!赶紧写!”抬眼看看妈妈,她正拧着眉毛、怒目圆睁,这下,我真的走神儿了,而且特别纳闷儿:平时的妈妈那么温柔美丽,怎么一陪我做作业就变成凶神恶煞了呢?无论我怎样辩解,妈妈根本不相信,反而更生气了。我委屈得哭了。

看到网上那张家长反剪双手陪娃复习的照片,我特别有感触。在我看来,优秀的孩子都是家长陪出来的,尤其在小学阶段,从小比别人慢一步,就会步步慢,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看到照片里那位父亲反剪双手陪孩子复习功课,我不禁联想到我自己。

家长陪伴孩子写作业,要有良好的角色定位,要懂得家长只是陪伴和辅导的角色,作业的主角是孩子自己。家长千万不要大包大揽,让孩子觉得作业好像是父母的事情。家长在学生遇到问题之后,不要马上给出答案,更不要代替孩子写作业。好的做法是引导孩子理清所学知识和作业题目之间的关联,培养孩子的思维方式,引导孩子主动思考。

楼宇烈先生是当代重要的中国哲学史家,是东方哲学研究领域的标志性人物。他以中国哲学为志业,以弘扬国学为使命,潜心研究,言传身教,获得了丰硕的学术成就和广泛的社会影响;他坚守民族文化,吸收中外资源,毕生致力于阐发国学传统的现代价值,为中国人文精神的传扬做出了杰出贡献。

随后,本届会林文化奖的终评评委、北京师范大学京师特聘教授、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执行理事向云驹作为评委会代表与大家分享奖项背后的故事,汇报了会林文化奖的终评评委名单及评奖过程。他指出,终评委员会始终秉持公正严谨的考评标准和严肃客观的考评态度,推选顾彬与楼宇烈为第六届会林文化奖得主,以嘉奖他们在中国文化的国际传播中所做的突出贡献。他特别向所有候选人表达敬意,“我们要共同感谢他们为中国文化国际传播事业做出的贡献。正是因为所有这些努力者们的付出,中国文化才能不断走向世界,并且在当下呈现出加大和加快步伐的进程”。

随后,吉狄马加为顾彬致贺词。吉狄马加首先肯定了会林文化奖的意义,“就是要打破一切障碍,就是要在今天这样一个多元的世界树立和倡导一种对话和沟通的机制。”他立足于顾彬的发言,总结了顾彬的伟大成就,同时进行了引人深思的探讨和延展。

美国著名汉学家安乐哲为楼宇烈宣读颁奖词

优秀的孩子都是陪出来的

在演讲中,顾彬首先对过往的求学之路做了回顾,1967年接触到英文翻译的中国古诗,从此决定学习古代汉语。通过李白,他认识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学习中文使他变成另外一个“他”。在演讲中,顾彬尤其强调了不同语言文学之间翻译的重要性。除此之外,顾彬还讲述了在中国的教学经历,传达了在研究中国文学、中国哲学过程中的幸福之感,对帮助过他的中国学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小孩的心理是各种各样的,有的是越帮他,他越不主动、越不积极。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磨蹭磨蹭,家长就不会给自己留额外的作业了,如果写完作业,家长又会安排好多事,那多累。还有的小孩有依赖心理,家长管一点儿就干一点儿,不管就什么都不干。

作为一名有20年教龄的老师,我认为可以陪孩子写作业,特别是针对小学低年级的孩子,但一定要讲究“陪”的方法。

周作宇在致辞中表示,中国文化作为世界文化的第三极,与世界的对话日益频繁,在国际上的地位日益重要。会林文化奖评选五届以来,示范效应明显,影响逐年扩大,在学界、业界产生了广泛的认可和共鸣。该奖项标举了中国文化传播的榜样、促进了中外文化传播、彰显了当代中国文化的自信。相信在海内外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会林文化奖一定会越办越好,中国文化国际传播事业也一定会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

第六届会林文化奖征集工作自2019年10月启动以来,陆续收到来自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顾问委员、理事、学术委员、创作委员、客座研究员、“看中国”组委会委员及社会各界共128位提名人提出候选人62位。其中,外籍候选人27位,分别来自俄罗斯、美国、丹麦、法国、澳大利亚、瑞士、西班牙、德国、日本、伊朗、意大利、英国、加拿大等13个国家;中国籍候选人35位。

孩子不会的题全家齐上阵

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院长、会林文化基金创始人黄会林致辞

德国著名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发言

孩子学习家长不能不闻不问

值得一提的是,陪伴随年龄不同而有变化。年龄越小的孩子,越需要家长更多的陪伴。

会林文化奖自2015年设立,以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黄会林的名字命名,每年表彰为中国文化国际传播事业做出突出重要贡献的中外人士各一位,迄今已举办六届。作为集文化性与国际性于一体的学院奖,会林文化奖致力于打造中国文化国际传播高端话语平台,为中国文化国际传播事业的杰出人士镌刻丰碑,向世界展示底蕴深厚、丰富多样的中国文化。2009年,黄会林教授提出了“第三极文化”的构想,在明确世界文化格局多元化的前提下,定位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关系。经过十年历程,黄会林教授带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开展了一系列以“第三极文化”为理论基础的实践及学术活动,在国内外产生一定影响。会林文化奖作为“第三极文化”理论的实践项目之一,为中国文化的国际传播提供了宝贵经验。

如果家长在陪孩子写作业的时候玩手机,或者一直盯着孩子做作业,一旦发现孩子有问题,比如字写错了,就开始不停地批评、埋怨、责怪孩子,“怎么搞的,又做错了,说你多少遍了,咋还改不掉”“我小时候可不这样”……这样的陪伴,不但对孩子没有帮助,反而对孩子的学习造成了干扰,让孩子感觉父母坐在身旁是在“监视”自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个性较强的孩子会因此对父母产生强烈的逆反心理甚至是对抗行为。我觉得,这样陪娃写作业,不如不陪伴。

我认为家长不应该陪孩子复习功课!因为学习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孩子应该学会独立计划复习功课。家长越是过多参与,孩子越是依赖,反而效果不好。家长只需要监督即可。家长过多帮助,可能短时期成绩好一些,但孩子就不能学会自己独立复习,这时家长又气急败坏,互相争吵,造成家庭矛盾,得不偿失。所以,从长远角度考虑,家长应该及早放手,让孩子尽快锻炼自主复习。

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楼宇烈发言

北京一零一中学石油分校教师 王海玲

我一直不理解爸爸妈妈为什么要陪我复习功课,难道这样我才会专心致志地学习?其实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更知道将来没有人能代替自己中考、高考,只能靠自己努力。即使父母把我的作业检查得一点错没有,也不代表下次考试我就能考100分,而且,每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说教,只能让我心生厌烦,最后不欢而散。

作业好才有资格评“好学生”

最后,黄会林教授强调,“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它不仅是每一位炎黄子孙融入血液的民族传承,也是世界文明中璀璨夺目的宝贵财富”。

现在有很多家长认为:学校教育学生不就得了,干吗老牵扯家长?其实,学校教育离不开家庭教育,比如作业让家长签字,就是希望家长多参与亲子互动,多给孩子一些关注和陪伴,这也是出于对孩子心理需求的考虑。作业的好坏最能直接反映学生课堂听讲情况与学习效果,家长不能不闻不问。当然,家长陪孩子复习功课要因人而异,有的孩子非常自律,已经能达到学习目标的,家长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但有的孩子缺乏独立学习能力,就需要家长搭把手,给孩子一种助力、鞭策和监督。

三年级学生家长 宗绍

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主持典礼

在演讲中,楼宇烈首先回顾了自己的哲学研究之路,自觉承担起中国文化的传承之责。他通过一件外国留学生向他求教哲学问题的小事,对西方哲学理论和中国哲学理论进行了深入浅出地比较。楼宇烈强调,“没有文化的主体意识就没有自信和自尊”,只有树立起自己的文化主体意识,才能更好地和世界文化交流。最后,他对会林文化奖的延续和发展表达了殷切期待与诚挚祝福,呼吁把中国文化落实到生活方方面面。

徐晧庆、顾彬、蒋玲合影

徐晧庆为获奖人顾彬宣读颁奖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