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6日起境外返京人员集中隔离14天费用自理

中新网客户端3月15日电(杜燕 张曦)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陈蓓14日表示,为有效防范境外疫情的输入和扩散,首都联防联控协调机制将采取三项措施:①即日起,首都机场全部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均停靠首都机场T3D处置专区。实施远端管控、近端筛查、科学处置、责任交接、闭环管理。②从3月16日零时起,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均应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有特殊情况的,经严格评估,可进行居家观察。集中隔离观察期间,隔离人员费用需要自理。③对于虚报信息,隐瞒病情,造成疫情传播的人员将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并纳入信用体系。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李愿)讯,日前,在青海银行做了近13年董事长、行长的王丽被“双开”。经青海省纪委监委调查,王丽存在工作上无视组织原则、将国有金融企业视为个人“提款箱”、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发放贷款、严重污染破坏青海银行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等问题。

不过,据青海银行官网2020年新年致辞显示,青海银行2019年总资产保持在1000亿元以上,不良贷款压降成效显著,各项收入、拨备前利润等主要经营指标均好于2018年。

2018年7月,王丽调离董事长一职,而正是这一年青海银行的问题暴露出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青海银行总资产为1039.05亿元,较2017年末下降57.89亿元,这也是青海银行总资产首次下降;不良率从2017年末的1.95%大幅飙升至2018年末的4.31%,截至2019年9月末为4.76%。全年实现净利润为2.06亿元,同比下降73.34%。

新任董事长李锦军上任后,在2018年年报中列出了2019年的主要经营目标:资产总额保持在1000亿元以上,实现各项收入47.82亿元,实现净利润6亿元,不良贷款率控制在上年水平之内,各项监管指标持续达标。

在新董事长李锦军接任后,2019年青海银行局面有所扭转,称“总资产回到千亿元,营业收入、净利润实现增长,不良贷款压降成效显著。”2018年年报中,青海银行提出对标上市银行标准、择机启动上市的目标,下一步发展情况如何值得关注。

2017年年报中,青海银行总结了20年发展历程。总资产从1997年末的9.97亿元增长至2017年末的1096.94亿元,营业收入从0.69亿元增长至44.55亿元,净利润从0.01亿元增长至7.75亿元(最高为9.60亿元)。尤其是2008年之后,青海银行发展速度更快。

同时提出了几项重点工作,其中“对标上市银行标准,持续优化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居首,表示要提前对接资本市场,全面扫清上市前指标障碍,择机启动上市工作,进一步拓展本公司发展空间。

事实上,在2005年出任西宁市商业银行行长之前,1997年12月-2005年期间王丽就曾担任过西宁市商业银行副行长、常务副行长的职务。而1997年正是西宁市商业银行成立之年,可以说王丽见证、领导了青海银行(2008年10月西宁市商业银行更名为青海银行)一步一步的发展之路。

历史信息还显示,2008年-2010年期间,王丽曾董事长、行长“一肩挑”,2012年-2015年6月期间行长一职空缺(钟园短暂出任过行长),随后担任监事长一职7年的李锦军出任行长。

新董事长对标上市银行标准

前董事长离任后问题暴露

据青海银行《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青海银行总资产为913.88亿元,不良率为4.76%;前9月实现营业收入为35.11亿元,完成年度计划的73.42%;净利润为3.45亿元,完成年度任务的57.43%。

“2019年成立资产质量分类和不良资产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不断加强信用风险管控,严格落实信贷投向指引;通过加强对分支机构现金清收督导、加大诉讼清收力度、完善和小制度、规范批量转让等方式,全力推进不良贷款处置化解工作。”青海银行在《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表示。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大到地方政府,小到一家国企,在新任领导人上任时都会挤挤水分,在银行业也能找出很多案例,尤其是城商行。”一位银行业人士评论称。

青海省纪委监委调查审查显示,王丽在担任原西宁市商业银行行长,青海银行董事长、行长期间,工作上无视组织原则,个人决定重大事项,滥权妄为,给国有资产造成巨额损失;违规将国有资金挪作他用,为他人谋取利益;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发放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以权谋私,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污染破坏了青海银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风险管理架构方面,2019年青海银行建立了较为健全的风险管理构架,董事会承担风险管理的最终责任,负责建立有效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公司治理方面,搭建起以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高级管理层等机构为主体的公司组织架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