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所有新冠肺炎入院患者均已出院

法国卫生部长维兰在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法国所有新冠肺炎入院患者均已出院。目前法国没有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所以法国没有必要取消各类文化活动。

对于近几天意大利爆发的疫情,维兰表示,法国已经做好准备应对病毒的传播。对于从意大利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区回来的人,法国卫生部建议他们在14天内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每天测量体温,并尽量避免前往人多的场所。

这场疫情的冲击不可小觑。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给了一个悲观预测: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

自疫情爆发后,生物医药企业更受追捧,对于这一类标的的选择,往往需要更加专业的投资人,VC/PE机构的招聘选择也从以金融专业为主,继而转向技术型、专业型人才。

很多招聘是从去年底延续至今。众海投资2019年完成了一期基金的募资,正备足马力扫一圈市场上的项目。投资副总裁张烨秋介绍,“我们去年募资完后,针对现在的基金管理规模,势必需要扩张人手来把钱投完,所以从去年底就开始招聘了。”

不过新一股冷空气同时也在酝酿中,29-31日将影响中东部地区,华北大部、黄淮、江淮等地有4~5级偏北风;大部地区气温将下降4~8℃,华北北部、东北的局地降温幅度有10℃或以上。其中,30-31日冷空气主体南下,东北、华北一直到江南都会出现降温,北方部分地区气温或创今年入冬后新低。

虽然受到疫情的冲击,但VC/PE圈2020第一波招聘潮还是来了。

投资界注意到,自年初至今,达晨财智、源码资本、BAI、东方富海、梅花创投、火山石资本、CCV创世伙伴、青松基金、英诺天使、高捷资本、倚锋资本、金茂投资等不少创投机构,早已开始了招聘工作。

江南等地气温低点可能在31日,南京、上海、杭州31日最高气温只有5℃左右。公众外出需注意防寒保暖。

这个圈子正愈发魔幻而现实。一位财务高材生出身的张姓投资人朋友,做了几年投后管理后,跳到了一家国企的直投部,遗憾的是两年多时间出手的机会并不多,耗费青春心生倦意。

纵观今年的VC/PE招聘,可以发现一个显著的现象——技术类、医疗医药类投资人的招聘需求持续上升。

“今年初校招确实受影响推迟了,但我们已经启动了科技投资方向的社会招聘,培养应届人才的习惯也不会变的。”青松基金方面介绍。这家知名早期投资机构在去年12月完成了旗下首支科技主题基金的募集,此次招聘也以科技方向为主。

还有一个有趣的变化,今年S基金相关人才的招聘也多了起来。在各大招聘网站,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的工作机会大量涌现,包括财富管理平台、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等等,除了高级投资经理,职位还多集中在VP甚至MD层级。去年底募完100亿元S基金的深创投正在招募S基金的管理人,全面负责二手份额的开发、尽调、投资、投后以及投资人关系。

连日来,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各地医疗人员、物资紧急驰援的同时,联勤保障部队运输投送系统充分发挥军民融合优势,依托军地一体化保障机制,坚守运输投送生命线,迅速反应、争分夺秒,上下联动、主动作为,第一时间制定应急投送预案,选扣车辆集结待命,完善与地方交通运输部门沟通对接机制,采取边受领任务,边组织协调,边请示汇报的超常措施,全力保障疫情防控工作。

如今,他正准备告别VC/PE圈,“已经跟一家独角兽企业聊过几次了,CEO很欣赏我的背景,如无意外五一之后就会离开这个行业”。

维兰还透露,他明天将前往罗马,和欧洲各国卫生部长开会讨论欧洲区域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蔓延。 (总台记者 江华)

预计本周末,我国大部进入冷空气影响的间歇期,气温将呈回升趋势。像是东北大部地区最高气温上升十分明显,辽宁、吉林东部明天最高气温将回升到个位数。大城市中像哈尔滨,两天累积升温幅度达到10℃以上。

出手机会减少,对于那些中小基金的投资经理而言,这意味着基本工资少了,奖金也没有了,更重要的是无法得到投资的历练。

不过,风投行业门槛十分高,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并非易事。“我去年底在60份简历里筛出了15个左右聊了聊,又在这里面推荐了5名给合伙人,评估下来没有特别合适的。”张烨秋介绍。目前他们的招聘仍在继续,只是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很难去进行后面的操作。

华南本周末的强降雨或将是历史同期罕见的,公众需留意临近天气预报,外出注意交通安全。

在军委后勤保障部运输投送局指导下,联勤保障部队运输投送局紧急运用8架军用运输机、1个高铁专列和部分军地运输车,指导各级联勤运输投送机构上下联动、多地协同,从南京、广州、兰州、沈阳、石家庄、洛阳、信阳7个方向同步装载、同时起运,创下了联勤运输投送系统成立以来单次任务投送方式最全、多式联运效率最高、航空运力使用架次最多等多项纪录。

30日,东北将迎来明显降温,多地单日降温幅度将达到10℃以上。哈尔滨、长春最高气温将再度下降到-15℃以下,单日降温幅度达到或接近15℃。同时,京津冀一带也将明显降温,北京、天津最高气温将下降到0℃以下,或将刷新下半年以来的最高气温新低。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青松基金,就是行业内为数不多以招聘应届生为主的机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苏蔚介绍,应届生锻炼1-2年可成为独当一面的专业投资人,佼佼者有望在3年内升至VP,在5年内升至MD。

周末南方再迎阴雨 广东等局地暴雨

虽然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创投圈的步伐,但对于关注长线的VC/PE来说,该做的工作还是不能停下来。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疫情难挡机构开工步伐,今年2月VC/PE的投资金额已然出现了小幅上升,共发生145起投资案例,总投资金额为201.98亿元人民币。

张烨秋坦言,投资机构往往会在在两种情况下启动招聘:第一,有新基金,人均管理规模增加,现有劳动力可能不够,需要扩招人手;第二,通常与基金内部的管理文化有关,过强的压力也许会导致主动离职的情况,需要补充人手。

过去几年,消费投资的火热程度居高不下。这个相对低门槛的风口,带来的是投资人的扎堆进入,因此并不缺人,即便聚焦于此的基金也有了足够的人才储备。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眼下的VC/PE圈,与招聘忙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减员降薪。

VC/PE圈2020第一波招聘:5天收600份简历,大机构抢人

相反,一些过热赛道的工作机会并不多。北京一家VC机构PR李易(化名)在帮做投资的朋友留意工作机会:“反正从去年起工作都不太好找,特别是消费类投资人一般都不怎么招了,因为前两年是大风口,门槛又低,好在年初还是又看到有一些岗位空缺。”

今天长江中下游沿线以及江南北部地区又将出现阴雨,江南南部还能享受晴天。明天江南南部阴雨增多,江南北部和长江中下游降雨有望结束。此外,周日广东、福建、台湾等部分地区将有强降雨。

保运输、保畅通,才能保命脉。除夕夜,联勤保障部队仅用8小时就完成西安、上海、重庆3个方向3个架次共450名军队医疗人员及随运物资紧急入汉航空投送保障任务。截至目前,为保障疫情防控工作已发运铁路车辆31辆1个整列、航空投送11架次、公路转运140多台次,运送军队医护人员、医疗专家、防控指导组等人员1400多人,累计运送防护服6万多套、口罩38万多只、乙醇酒精3千多瓶,所有医疗人员、物资均做到了随到随运、畅通无阻,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高效优质的运输投送保障。(解放军报武汉2月2日电记者赖瑜鸿、通讯员张国强)

中央气象台预计,今天,内蒙古中东部、黑龙江中南部、吉林西部和中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小雪;其中,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西南部、吉林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雪(5~6毫米)。黄淮中南部、江淮、江汉、江南中北部和西部、西南地区东部和南部、华南南部和西北部、台湾等地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雨,其中,云南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雨(25~40毫米)。

“我准备告别VC圈”

明天,北疆西部及沿天山地区、内蒙古中东部、东北地区等地部分地区有小雪或雨夹雪,其中,黑龙江大部、吉林大部及辽宁北部等地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雪,黑龙江东南部、吉林东北部等地局地暴雪(10~11毫米)。福建东南部、广东中南部、台湾等地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广东东南部、台湾东部等地部分地区有暴雨或大暴雨(100~110毫米)。

如今,第一波出差的投资经理已经在路上。一家VC机构合伙人透露,过去两周已经在办公室看项目,戴着口罩和一批批创业者聊着项目。

减员、降薪,一个魔幻的围城

经历这么多面试下来,金源发现一个共同点——大多数在2015-2016年那一波热潮入行的人,能力与职位匹配度都并不相符,干了不到几年,掏出的名片动辄“副总裁”“总裁”。“那时候,一些小机构招人对职位相关性和专业性的要求没那么高,但现在,我们都更偏向于专业性和行业背景,你有没有漂亮的投资案例很关键。”

金源感叹,“现在找工作最难的就是前几年入行的那一批人,投资做了四五年,没有自己的代表案例,没有自己的投资理念输出,没有系统扎实的行业研究,一开口就说跟哪些圈子熟,认识某某大佬。”

更现实的是,“有LP资源优先”正成为一些VC机构招聘的隐形门槛。在募资难的背景下, LP资源成为一些创投机构在招聘条件里不便明言,却又彼此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在一些基金内部,由LP介绍来的投资经理不在少数,更为有趣的是,一些投资经理原本就是“带资进组”,既是员工,又能找来LP。

2月10日,松禾资本在复工第一天,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发力招聘一批专业医疗健康背景的投资人,职位涵盖从投资总监到合伙人。“此次疫情,暴露出新冠病毒检测能力、治疗技术等方面的不足,松禾更加感受到科技创新的迫切。”这则“呼唤专业医健投资人”求贤贴如是写着。

现在VC/PE圈找工作最难的是这一批人。

春回万物生,VC/PE圈开年的第一波招聘来了。不过疫情之下,这波招聘与减员降薪同时在VC/PE圈上演着,残酷而真实。

“据我所知,减员的机构并不少。” 上海一位VC机构投资人的所言,和一些猎头反馈的现状相吻合。投资并非一个旱涝保守的行业,大环境的影响下,如果募不到资,想要保存现有实力,只能减员降薪。

北京一家VC机构的投资经理唐国(化名)正打算离职。他所在的机构还在强撑着,为的是募下一期。而为了保证团队的完整性,合伙人不得不去招“便宜些”的人来维持运转,“走了两个人,至少招一个回来。” 事情就此进入了一个循环——募到钱的机构扩张招人,没募到钱的机构减员、降薪应对,导致投资经理出走找工作,机构再招新的人……

事实上,市场上只有那1%的头部机构保持着周期性的招人计划,对于大多数的中小型基金来说,招人并非周期性固定的事情,要根据人员流动的具体情况来设定。

这并非夸张。在投资界此前的采访中,多位投资经理坦承了自己的担忧:被投企业大多受到疫情的影响,合伙人将重心放在投后,下面的人出手新项目基本无望了,搞不好还要裁掉一些投资端的人手。

医健背景吃香,S基金人才稀缺

北京一家小型VC机构合伙人金源(化名)说,他们为了目前在招聘的5个岗位,陆陆续续面试了七八十人,但符合标准的只有二三十,这些人的薪资要求又比较高,最后忍痛放弃。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从年初起,包括达晨财智、源码资本、BAI、东方富海、梅花创投、火山石资本、CCV创世伙伴、青松基金、英诺天使、金茂投资等在内的大批创投机构纷纷加入招聘大军,而红杉资本、IDG资本等头部机构的周期性校招始终在节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