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我老婆肯定出事情了”!

疫情期间,湖北洪湖市一对夫妻因新冠肺炎先后住进了不同医院。丈夫曾洋被送进ICU后,连续7天,他都收到妻子的鼓励信,而且一天不只一封!

男子感染新冠肺炎确诊后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曾洋说:

在子女心中,父母参与到自己的婚恋,这并不见得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调查数据中,希望父母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仅不到两成的比例,道出了儿女们的心声。

“收到信的那一刻感觉蛮意外,也蛮感动。信就好像老婆给我写的情书一样,知道在外面有她陪着我,心里就更踏实。”

此次《报告》,通过阐述父母在子女婚恋中所扮演的角色与作用,掀开“中国式相亲”婚恋背后的面纱:25-30岁,是父母觉得子女的最佳婚龄;但子女迟迟未婚,导致父母的焦虑程度蹭蹭往上升;性格、上进心成为了男女双方父母对孩子择偶的重要指标;超过六成的父母,都曾为子女介绍过相亲对象;父母参与子女婚恋,为的是他们能够生活圆满。

“皇帝不急太监急”完美地诠释了父母对子女婚恋的操心之意,甚至不得已亲自下场参与子女的婚恋事项。《报告》显示,六成单身人士的父母表示曾给子女介绍过相亲对象,其中男生父母介绍过的占比64%,高于女生父母的56%。在目前“男多女少”的婚恋现状,男方父母显然要比女方更加着急。

护士说,因为住院时太匆忙忘了带手机,曾洋向她借值班手机与妻子联系,第一次到湖北的她听出了曾洋在打电话结束时用方言跟妻子说了句“老婆,我爱你”,言语表达非常真挚。

父母的催婚,并不为了掌控孩子的生活,而是来自基因中对子女婚恋延续的使命感,让他们产生的一种美好愿望。数据发现,希望看到子女早日成家立业,是父母“催婚”的最大动力,超过三成的比例占据了首位。

1月30日晚上,曾洋感觉身体不适,一度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再三追问医生,他才知道妻子也已感染住院。

当一位毫无血缘关系的新成员融入到家庭,其中的相处之道是困扰所有人的难题,为此有不少父母为了孩子愿意做出让步。《报告》显示,近六成的父母明确表示,不愿打扰子女的婚后生活,不与他们住在一起。

周佳建议,子女应该学会换位思考,在寻求自我精神独立的同时,努力达到自我经济独立,学会理解父母做所有事情的初衷,和父母之间以平等、互助、互相给予空间感的思维方式来相处。

2月1日晚,丈夫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这个消息对舒倩来说可谓晴天霹雳。舒倩身体还没有任何异样,但也得按规定迅速进行医学隔离观察。

大年三十上午吃过饭后,曾洋感觉头胀得厉害,在妻子舒倩的陪伴下,去医院看医生,顺便拍了CT,随后,医生便让他到发热门诊去。当时以为只是感冒,曾洋拿了药,居家隔离治疗。

在传统文化里,孩子迟迟无法解决婚姻大事,会被父母视作一件自己未完成的事情,这种未完成感容易导致他们产生紧张和焦虑。调研数据中,关于子女单身这件事,42%的男生父母和25%的女生父母会感到焦虑。

父母为孩子成长路上遮风挡雨,但不可能永远让女子处于自己的保护下,所以有三成父母最单纯的想法是希望自己老了后,子女能有人可以相互照顾、相互依靠,能够替他们继续走下去;此外,子女对婚恋的主动性差,也让近三成的父母不得不在背后推他们一把。

此后,曾洋再也没收到妻子的鼓励信,他把这23封信反反复复地看。在ICU最难熬、孤独的时候,这些信件给了他温暖和力量。

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婚恋思想下,大多父母都希望子女早日找到归宿,完成人生的重要事项。《报告》显示,25-30周岁是大多数父母认为是子女的最佳婚龄。“三十岁”是人生历程的重大关卡,其中四成单身人士的父母认为,子女的最佳婚龄在30周岁前;25岁的结婚年龄,也有不少父母认为是最佳的婚龄,尤其女方父母占比达到40%,略高于男方父母35%的比例。

这一DLC中加入了新的武器、牙装、血码、强敌、深层,在新增的深层中还可获得同行搭档的相异造型角色。目前《噬血代码》已登陆PS4/Xbox One/PC,该DLC同样包含在豪华版中。

父母往往认为必须要找到另一半,组建家庭,生儿育女,才能被视为一个整体。反之,这对父母来说则是一件未完成事件,这种未完成感会给父母带来一种紧张感和焦虑。然而,长期以来倡导的晚婚晚育婚恋思想,深深扎根在子女的心中,已然成为了一种自觉性的意识,使得父母一时间也难以撼动他们的想法。

从来没有给丈夫写过信的舒倩决定写信来鼓励陪伴丈夫,并恳请医护人员将信件带进病房,拆开给丈夫看。

经抢救,昏迷的曾洋终于苏醒。病房外守候许久的妻子通过对讲机和他通上了话。由于身体虚弱,曾洋说话困难,妻子又着急又心疼。

角色换位思考,强调理解与包容

“你一定要坚持,妈妈和两个孩子都好,大家都在等你回家”。

曾洋每天会收到妻子的来信,信中都是妻子温柔的鼓励。直到有一天,他注意到了信上的序号,开始感觉到不对,“我猜我老婆肯定出事情了”。

25-30岁为最佳婚龄 父母只愿孩子早日成家

由于不少子女对父母参与到自己的婚恋持有不同的看法,双方在婚恋认知上产生了明显的差异,进而导致了“逼婚”的说法。《报告》显示,超过六成的父母认为,为自己子女的婚恋操心是本分,并不认为这是“逼婚”行为。

为了不让丈夫担心而影响康复,舒倩决定隐瞒自己的病情。她连夜写了四封信,并且给每封信都编上序号,委托护士每天转交一封。

那段时间,每天收到妻子的信就是曾洋最开心、最期待的事。

子女的婚恋大事牵动着父母的神经,但他们对子女对象的条件考量中并不会“马虎”。《报告》显示,50%的男生父母与45%的女生父母,将“对方的性格”视为子女选择婚恋对象的首要条件;还有42%的男方父母和53%的女性父母更加看重对方的“上进心”。

面对子女的单身,父母会自觉担起子女婚恋的职责,为他们出谋划策。他们经历了那个物质匮乏,且保守的年代,所以在一部分父母看来,爱情并不是必需品,着眼于柴米油盐的生活,才是长期维系婚姻的纽带。但成长于物质充盈时代的年轻人,更加注重于精神上的满足,憧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爱情,所以爱情追求显得更加多元。

即便子女多么不理解父母苦心,但他们依然尽心尽力,因为看到孩子幸福是最初心的愿望。《报告》显示,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孩子生活圆满,是五成女生父母和三成男生父母最大的愿望;还有超两成父母考虑的是希望趁自己有能力时多帮孩子。

Xbox美服商店地址>>

“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各方面的情况都有所改善。”

百合佳缘集团执行董事 CEO吴琳光表示,此次《报告》通过父母亲对子女择偶的婚恋要求变化,深入分析了时代婚恋意识发展的转变。“目前,顺应婚恋意识的发展趋势,百合佳缘集团已布局了婚恋交友、婚礼、情感咨询等一站式婚恋服务,为用户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情感服务。”吴琳光介绍说:“未来,百合佳缘集团将继续深耕婚恋行业,提升服务质量,为有婚恋需求的单身人士提供更优质、更多元的婚恋交友体验。”

曾洋刚进ICU时,把情况想得很严重,连后事都交代了。收到妻子的第一封信后,曾洋的精神状态有很大的改观。

在获取相亲的途径中,父母更加依赖熟人间的资源互通。调研数据显示,熟人社交是父母最重要的相亲信息来源,其中61%的途径是通过同事、同学的聊天当中所了解信息;还有43%的途径则是打亲朋好友的注意;还有社区、居委会也是不少父母的选择。

除了婚恋前期的相亲安排,婚恋中愿意分摊子女的实际负担,才是父母对孩子表达深爱之意最直白的方式。《报告》显示,对于子女的结婚费用,四分之三的父母愿意尽最大努力,能承担多少就承担多少;另有超五分之一父母表示只愿意承担一部分;仅仅只有3%的父母,对此是毫无表示的。

隔离期间,舒倩坚持每天给丈夫写信,让工作人员帮忙转交。舒倩告诉记者:

到感染科病房后,曾洋和他爱人的感人故事也给支援湖北的南方医院肝脏肿瘤中心护士留下了深刻印象。

将改观看在眼里的主治医生徐梦为曾洋感到高兴。

他们之间的辩战,没有“谁对谁错”的结果。婚恋上的意识冲突,导致现代和传统的两辈人进行长期的拉锯战。即便是认识到代沟的存在,父母还是会把子女的婚恋看做是自己的责任,也许是过于直白的表达方式,难以得到子女的认可,却无法掩盖他们对孩子的深切爱意。

除此之外,双方父母还会因子女的角色立场而产生较大的看重度差异,其中男方父母比较看重女方的年龄、爱好、婚史等情况;女方父母则更在乎男方的职业、学历、经济条件等。

七成父母接受子女“姐弟恋” 仅3%子女完全认同父母标准

2月18日,他从ICU转到了感染科病房。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噬血代码专区

2月7日,舒倩经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曾洋说,从感染进ICU到现在康复出院,妻子一直就是他最有力的后盾,这23封信对他来说就是妻子写的情书,非常珍贵,他会一直珍藏。

经历不同时代背景下的两代人,在婚恋的认知上存在着差异,因此父母所认重的婚恋条件,并不能完全代表着子女对伴侣的择偶标准。其中,24%的子女对父母的考量条件完全不认可,认为存在巨大的认知差异,仅有3%的子女是完全跟父母一致。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婚恋的选择标准上,部分子女与父母还是心有灵犀的,45%的子女择偶标准与父母的要求基本相近。

六成父母为孩子介绍相亲 不到两成子女乐意接受

此外,希望借此与孩子有更多交流时间、了解孩子的感情、跟上孩子的观念和想法也是不少父母的考量,或许从未对子女谈及过,但爱子之心却以另一种方式体现了出来。

除了上述的考量因素,传统婚恋观念里处于敏感地带的“姐弟恋”,曾给不少子女的婚恋缔造无形中的阻碍,随着时代婚恋形势不同,也带来了新的变化契机。《报告》显示,超过七成的父母能够接受子女“姐弟恋”;转变的过程并非一朝一夕完成,也有近三成的父母对子女进行姐弟恋坚决说“不”!

作为父母焦虑的来源,单身子女们对父母的情绪变化感知十分敏感。55%的单身男性与43%的单身女性,都能从父母身上感到焦虑。有趣的是,日常的唠叨是父母的杀手锏,导致子女们不胜其烦,进而错误地感知父母们的焦虑感,这也是孩子对父母焦虑的感知,要超过他们自身感知的重要原因。

婚恋认知的差异,都是立足于双方各自的立场,做出自认为是最正确的观点,因此难以做到双方的目标一致性。百合情感研究院情感咨询师周佳分析称:“由于中国父母和孩子之间缺乏边界感,父母往往会以自己是为子女好的角度出发,从而对子女形成了所谓传统价值观形式的约束,因此子女会在其中感受到自己的想法没有被完全尊重,从而更加强调自我个性和想法的表达,导致和父母想法产生更多的不一致性。”

“无论在哪个地方,有纸的话我都会给他写。我写信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告诉他:我在外面等你,外边的树都已经发芽了;春天都到了,没有什么事情是过去不了的。”

在崇尚自由恋爱的当下,也有不到一成的父母相对“佛系”,没有对子女的结婚年龄有过多想法,不想给予子女太多的压力。

第一封信,舒倩就是找医生借了张CT检查单,现场完成的。

当晚大概7点到医院,曾洋就被送进了ICU。

丈夫称“陪你白头到老”

“写信只为告诉他 我在外面等你”

3月1日,夫妻二人按照约定在同一天康复出院,被安排在不同的隔离点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至今,两人每天通过微信互相鼓励,陪伴着彼此。

疫情并没有让爱隔离,信件就是他们之间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