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魔幻募资投资经理都裁了只留下合伙人找钱

2019年,就这么结束了,回首今年的募资市场,依然令人唏嘘。

这一年,有机构不到6个月就创下45亿美元超募佳绩;有机构激流勇进一举完成近100亿人民币募集;但是,也有机构拜访上百家LP屡屡碰壁,甚至有机构开始关门歇业,另谋出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一年全国奔波,IR们也目睹的市场上LP们的真实境况。市场化母基金的日子也不好过,自2018年以来,母基金同样存在募资难的问题。不止一位机构的IR此前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感慨,很多母基金也没钱。

作为中科院空间科学(二期)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首发星,“太极一号”完成中国空间引力波探测所需载荷和卫星主要关键技术的首次在轨验证,包括高稳定激光器、超高精度干涉仪、高灵敏度引力参考传感器、无拖曳控制技术、微牛级微推进技术、超稳超静航天器等。

6月,君联资本宣布完成近100亿元人民币基金募集。LP仍为多年稳定合作的长线投资人,机构投资人占绝对比例,超过90%,包括联想控股、全国社保基金、国有背景的母基金和金控、险资、上市公司与第三方渠道。截止目前,君联资本总管理资本量为超过450亿人民币。

对此,一位从业20多年的本土创投大佬感慨,中国真正的长线LP还没有进入创投行业,比如保险基金、社保基金、养老基金,包括银行的资金等等,都没办法作为主流资金进入VC/PE行业。换句话说,市场化的母基金非常少。

一个惨淡的现象摆在眼前:2019年上半年成立的很多基金募集时间从以往的3-6个月,延迟到如今12-18个月,并以政府引导基金参与的,国有背景的基金的设立为主,民营资本已经几近枯竭。

6月,华平投资正式宣布成功完成华平中国二号基金的募集, 总额45亿美元。中国二号基金将与华平全球基金以50:50的比例共同投资中国和东南亚,新增总计90亿美元资金。这是目前最大的专注于中国和东南亚的私募股权投资资金池之一。

最近一位母基金合伙人见到了生涯中最惊讶的一幕:一家年轻的VC机构,把所有的投资经理都辞退了,剩下合伙人将主要精力放在募资上,“为了节约成本,等募资差不多敲定了,再招几个人找项目”。

清科数据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总额是1.08万亿,虽然表面上与2018年同期相比仅下降10%,但除去国有背景的基金,民营机构募资仍然十分惨淡。

创投大佬疾呼长线资金——而年底了,有些投资人早早放假了

而2019年,关于创投机构倒下的传闻时常在圈内流传。此前,一家已经成立十一年的老牌VC机构就被传出“很多人都在找工作”、“确实没钱了”的消息,在业内几乎已经销声匿迹。

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介绍说,“太极一号”2019年8月底成功发射后,科学团队和工程团队通力合作,历经4个月严格测试和实验,结果表明,卫星系统在轨工作性能良好,完成研制总要求规定的全部实验内容。

美元基金捷报不断。9月,云九资本Sky9 Capital完成4.4亿美元新基金募集;襄禾资本宣布完成4.25亿美元二期基金募集。10月初,甘剑平携渶策资本正式亮相,宣布成功完成首支基金3.51888亿美元募资;月底,一向鲜少曝光的钟鼎资本,也宣布完成首支3.65亿美元基金募集,这也是钟鼎资本成立十年以来募集的首支美元基金。

而被寄予厚望的险资“活水”,迟迟还没到来。一家深圳VC机构的创始合伙人,管理着数十亿的资金,自春节以来跑了好几趟上海,每次都拜访几家险资公司,但出资这个事情还没有一点眉目。

11月,蓝驰创投宣布今年人民币及美元资金的募集总规模为35亿元。LP仍由国际知名保险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国家级引导基金、知名母基金、实体企业、家族办公室等构成。

寒冬笼罩之下,行业内哀嚎遍野,募资难的声音此起彼伏。圈内甚至流传着一种说法:对于众多机构而言,第一支基金就是最后一支基金。

“社区防控的重点在基层一线。”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革在30日举行的发布会上指出,必须推动重心下移、力量下沉。区领导要包街道乡镇,街道乡镇班子成员要包社区村,实现333个街道乡镇和7000余个社区村全覆盖。(完)

据了解,中科院从2008年就开始前瞻论证中国空间引力波探测的可行性,经过多年科学前沿研究,提出中国空间引力波探测“太极计划”,并确定“单星、双星、三星”的“三步走”发展战略和路线图。(完)

12月,平安资本成功完成平安消费科技基金2期的资金募集,募集总规模超55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德同资本宣布完成德同合心股权投资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

30日,北京新增1例痊愈出院病例。此人是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30日下午从北京地坛医院正式出院。

年度募资全景:国资成为LP主力军,民营资本踪迹难觅

“年初跟同行进行交流,大家开始对险资抱有一些希望,所以公司在规划新基金的时候,想着尝试寻求险资LP的合作。”该机构IR坦言,“通过这一年的接触,处处碰壁,感觉险资的钱太难拿了”。

7月,华兴资本集团旗下私募股权基金“华兴新经济基金”已完成第三期人民币基金募资,总募资额逾65亿元,超募10余亿元。本次募资LP阵容豪华,国内最大LP“全国社保基金”低调入场,还有银行、保险、知名市场化母基金、大学校友基金。

“对三分之二的VC来说,他们的第一支基金也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支基金”,某创投大佬厉声道。每次创投行业寒冬,最严峻的淘汰赛总从募资开始,而募资难本质是市场正在淘汰不专业、没实力的“玩家”。

更值得关注的是,国资逐渐成为LP主力军。清科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新备案的约3800只基金中,22%的基金LP为国资背景,认缴总规模已占基金总认缴额的75.2%,国资LP出资比例直线上升。

延伸阅读 全国已调集2万多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武汉 上海慈善组织授受疫情防控社会捐赠收入已达6.03亿 山东、湖南支援医疗队:帮助培训人员,规范诊疗流程

2月,TPG亚洲资本正式结束第七期的募资,共募得金额超46亿美元,超过了原定募资目标,这意味着美元基金投资人依旧十分看好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长。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就在众多机构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头部机构依然不断地制造着惊喜。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曾透露,君联本可以募集更大规模的基金,但是选择了克制。“当下,市场整体募资难度在加大,资金向头部集中,头部基金管理人需要克制。如何在百亿规模上下保持持续稳定的回报水平,取决于投资机构的投资能力和管理水平。”

甚至出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有些GP为了获得母基金的投资,竟然主动帮母基金来募资,以致有人笑称,“不帮母基金募资的GP不是好GP”。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31日凌晨表示,1月30日8时至20时,北京市新增7例病例,年龄最小的是一名1岁男婴,1月24日发病,1月29日初次到医疗机构就诊;年龄最大的是一名76岁女性,1月18日发病,1月28日初次到医疗机构就诊。

7例新增病例中,2例有湖北及其他省份接触史,5例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均已送至市级定点医疗机构进行救治。

募资难背后,俨然是一部IR悲喜录。一位负责IR工作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向投资袒露心声,“为了拿到3个亿政府引导基金,我们募资团队花了八个月跑通了相关部门的一整套流程”。在此之前,她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见了国内大概220家LP,各种艰辛,或许只有奔走在募资一线的IR才能体会。

事实上,不少知名机构都在2019年逆势成功募集了新基金。投资界(ID:pedaily2012)根据公开信息,梳理了2019年那些知名的募资事件(不完全统计)。

同样是6月,凯辉创新基金二期宣布完成首轮3.2亿欧元资金募集,基金目标规模为5亿欧元。凯辉基金的LP结构整体比较稳定,本轮募集获得了来自凯辉创新基金一期投资人的鼎力支持。

而人民币基金方面,“逆势”,成为今年宣布新基金用得最多的一个词。

今年4月,拾玉第二期人民币基金丹青二期基金关闭,承诺出资规模达31.85亿人民币。随后,加华资本旗下新一期消费投资基金完成首轮募集,募资金额为30亿元人民币。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8月,中信资本旗下的私募股权投资部门宣布完成第四支中国并购基金的募集,总规模达28亿美元,达目标上限。这是中信资本私募股权投资部门迄今募集的规模最大的一支基金,募资完成后中信资本管理的资产总额超过260亿美元。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截至1月30日20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121例,其中死亡1例,出院5例,115例在市级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而钱的属性决定了投资的属性,如果市场上只有烫手的、短期的钱,怎么可能投长期项目?”

这一年,VC/PE募资究竟有多难?

“资管新规拉高了LP的门槛,也限定了银行理财资金等多类型资金的入场。对于我们这些以银行通道为主的市场化母基金而言,募资严重受限。”一位母基金管理人士表示。

“太极一号”在第一阶段在轨测试的基础上,通过系统的在轨实验,完成射频离子和霍尔双模两种类型电微推技术的全部性能验证,这在国际上是首次实现;在成功实现加速度模式无拖曳控制实验后,进一步完成位移模式下的航天器在轨无拖曳控制,率先实现中国两种无拖曳控制技术的突破;部分核心载荷性能实测指标超过设计指标一个量级,达到中国最高水平,验证了空间引力波探测关键技术路线。

春江水暖看募资。这一年,即便“募资难”阴云笼罩,但还是传来了不少好消息。

4月,源码资本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募集金额为5.7亿美元,出资人包括慈善基金、母基金、养老基金等,获得大幅超额认购。同一月,德弘资本旗下专注于大中华区的首期美元基金“德弘资本一期”募集完成,募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加上同期募集的人民币基金,此次募资总规模约25亿美元,是专注向中国投资的私募基金中首发基金规模最大的一笔募资之一。

6月27日,VC/PE圈出现了罕见一幕:君联资本宣布完成近100亿元人民币基金募集,成为2019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上募集的规模最大的人民币基金。同一天,华平投资正式宣布成功完成华平中国二号基金的募集,总额45亿美元。两个规模百亿级的新基金诞生,并不多见。

募资背后,也是一部IR悲喜录:有IR奔前跑后8个月,好不容易才拿到3亿政府引导基金;有IR接连拜访数家险资公司,连连碰壁,甚至遭到嘲讽;还有IR一整年出差赶方案,基金募完瘦了近10斤……募资场上,众生百态。

其中,东城区2例、西城区12例、朝阳区21例、海淀区24例、丰台区11例、石景山区2例、门头沟区1例、通州区10例、顺义区2例、大兴区15例、昌平区9例、怀柔区1例,外地来京人员11例。房山区、平谷区、密云区、延庆区尚未有病例。

7月,愉悦资本宣布完成总额超过7亿美元的早期及成长期基金募集,专注于科技创新及巨型行业转型升级。基金LP由全球知名的长期机构投资人组成,包括多家主权财富基金、公共养老基金、母基金、教育捐赠基金及家族基金。

年初,光速中国、红点中国接连宣布完成新基金募集,拉开了2019年的美元基金的序幕。

VC/PE行业正在上演一场悄然无声的生死淘汰赛。清科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VC/PE机构人员流出最主要原因是员工主动离职,占比接近68%,约有6%的员工离职原因是机构缩编裁员,降低成本。

业内专家表示,“太极一号”圆满完成在轨测试实验,是中国空间引力波探测实验技术验证的重要突破,标志着“太极计划”的“三步走”第一步任务目标已成功实现。

具体来看,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募集情况相差甚大。清科数据显示,2019年前11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人民币基金募资约9600亿人民币,募集数量2286;外币基金募资超1200亿人民币,募集数量50。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基金募集数量和金额远超美元基金,但是平均募集金额却远不及美元基金。

“太极一号”卫星标识。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供图

12月中旬,距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就已经有投资经理早早放假了,而更多的机构,或许会死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

刚刚出院的王广发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离临近结束还有相当一段时间。最担心的就是病毒在其他地方“落地生根”,特别是要避免出现社区传播。

当然,今年募资市场也有一些新趋势,比如备受关注的人民币S基金开始崛起。12月10日,深创投S基金宣告成立,目标规模100亿元。“这一次,我们想再为行业探探路。”作为中国本土创投领头羊,深创投此次涉足S基金极具标志性意义。

一天诞生两个百亿级新基金——2019,哪些VC/PE补充了“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