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生毕业后终于进入了大企业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就是个笑话

如今高考竞争的压力越来越大,其实不仅是高考,研究生考试,近几年来的人数也是倍增。这种现象其实也说明了学历的重要性,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的力量。可能正在读书的同学们,对这种体会并不深刻,但是相信找工作的朋友们一定是深有体会了。

如果面试的是一些比较大型的企业,有的同学因为学历问题,连初试都过不了关。现在很多面试官会将面试者聚集在一个屋子里,抛出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谁是本科生?此时我们会发现和我们同时在一个屋子里的人,很少有举手的。那他们难道都是专科生吗?如果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这些人中大多都是研究生学历。

草地:听说日记已经有几千万的浏览量,产生这么强烈的社会反响的原因是什么?

草地:疫情之后,您的书会出版吗,您有什么打算?

我和记者不同的是,我对武汉这座城市更为熟悉,几乎熟悉它的一切,而我认识的人在这座城市里可以说是无处不在。他们都生活在武汉这座城市深处。实际上,我了解起武汉人真实的生活,应该比记者更方便。在网络发达的今天,怎么会有人认为不亲临一线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呢?我在武汉生活了六十多年,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我的线人。而网上,有文字、有视频、有音频,对我来说,是很容易判断真伪的。

方方:这到底不是评论,日记里有很多扯家常的事。有些是纯粹我自己需要的事件记录。我的议论自然是就事论事。没有什么标准,就是我自己心里所想的,是自然的流露。当然,也是与我自身的经历和我日常的价值观相关。一个人的价值取向,以及个人气质和品格,是在这样的文章中最容易显示出来的。

方方:持这样的看法,是他们把日记当成小清新散文来读了。这就是日记,是每日一记。它不是“作”出来的,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是以我手写我心。它不需要过度去琢磨语言,用我自己习惯的表达方式去写就行了。我不会用轻薄的语言来写自己的日记。我不是文青,我是职业作家。同样,我也不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在被疫情笼罩的近段时间里,这句话被频频引用、传播。其出处,来自65岁的武汉女作家方方的一系列“日记”。

《武汉封城日记》写作的初衷是什么,写作的过程是怎样的,所记录事件的消息源来自哪里?方方接受《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副刊记者专访,谈及她“封城”中的个人感想,和“日记”写作背后的点滴。

让他沮丧的原因并不只是学历,更多的是工作以后的环境。在这样一家大企业工作,让他感到非常大的压力。工作的时候难免也要和周围的同事相处,在谈话过程中发现自己与他人的差距真的不是靠努力能弥补的。因为你即使再努力,你还是会发现有人依然比你更努力。

我一直是一个拥有小众读者的作家,一时间不适应这么多人阅读

方方:都是以前认识的医生。平时倒也往来不多。因为想打听疫情进展情况,所以经常找他们。具体是有三四个人吧。从不同角度给我信息。他们也很忙,但对我的提问,还是尽可能回答。不暴露他们的身份,是不愿意打扰到他们。

方方:我每天都是晚上写,这毕竟跟写小说不一样。对于我这样的职业作家,写一两千字的随手记录也不算难。写一点,就起来去做点家务,有时去吃点东西。又看看微信上有什么,跟同学和朋友聊一下天,就差不多了。开始写的时候,闲扯得多一些,后来读者多了,我也会做一些资料收集,希望这份记录有一些更结实的内容,所以找医生了解情况也比较勤了一些。

Wind Tre CEO Hedberg强调了这个来自中国的跨国通讯企业在其性能优异的通讯网络建设中的突出贡献,协助Wind Tre完成了遍布意大利全境的约20,000个准5G技术的传输站点组成的弹性通讯网络。正如预期的那样,新的优异4.5G网络将使活跃在Wind Tre网络上的虚拟运营商也将能够利用新的网络(每秒高达1Gbit)的优势。此外,新网络将允许将来运营商向所有客户推出其5G服务。除了双方CEO之外,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肖明和孙方平,Wind Tre的CTO BenoitHanssen也出席了当天的活动。

草地:有读者说,日记应该以细腻的笔触记录事实,而不应该急于发表见解与评论。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草地:您和“小编”会认真看和筛选每位读者给您的留言吗?比如有读者说您的日记“最接近真相”,但是也有声音认为您“闭门造车”。会一直写下去吗?

小编之前在跟一个同学的聊天过程中,得知这个同学如愿地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还没来得及恭喜他,他却先跟小编诉了一通苦。这个同学当初在高考的时候成绩并不是特别好,连本科分数线都没有达到,只好选择了一所专科。到了大学之后,原本想着读研,可是在大学呆了两年之后,发现自己原本的自制力全都没了,只好毕业之后出去找工作。

草地:日记中经常提到“医生朋友”,大家都很好奇,这样的“医生朋友”有几位?能不能描述一下他(们)?

方方:疫情后,应该会出书,已有多家出版社来联系。我也早与出版社商量过,跟同事谈过这个计划:这本书的所有稿酬将全部捐出来。具体定向也有了,只是怎么操作,还没有想好。要跟我的朋友们商量,以及向专业人员请教。

有的同学可能觉得自己高考失意了,不要紧,到了大学继续考研不就行了吗?如果我们能够在高考中尽量地提高自己的分数,千万不要抱有这种想法。我们大学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不仅要靠自己,还要靠周围的同学。不要忽视了自己,周围同学对自己的影响,当自己的室友每天晚上都在寝室打游戏,打到半夜,问问你自己,你会心动吗?会跟他们一起玩吗?就算你坚决的说不,那他们日夜通宵打游戏,会不会影响你呢?

网络上总会有一些朋友声称学历高没有用,只有能力强才有笑到最后的本事。但是在找工作的时候,如果没有学历来为我们敲开第一扇门,那么我们又如何向老板来证明我们有这个能力呢?

草地:您早前也当过记者,请问日记中所陈述的内容,其消息源来自哪里?比如官方发布、媒体报道、自媒体文章、“医生朋友”等。有读者说,您并没有亲临一线采访或调研,会不会担心自己当下所掌握的信息不够全面,或者不足以把握疫情的全貌?

有的时候同事聚在一起聊天,他发现他们所谈论的东西和自己所了解的东西完全不是一回事。有的时候自己真的不敢说话,怕露怯。本身自己只是一个专科生,就已经有些自卑了,又怕自己在谈论的时候说了某些错误的观点,让其他同事笑话。

方方:武汉封城,也的确是我平生遇到过的最大事情。我只是按照我一向的立场和眼光来看问题。我只按我自己心里的内容去写,就足够了。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不用考虑别人应该怎样。

但是好在这个同学是个男生,如今的就业市场,对于男生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偏爱的。虽然学历上与其他人相比比较低,但是这个同学的情商还算比较高的。面试的时候顺利地通过了,获得了工作机会。原本想着到了企业之后,一定要表现得更加出色,可是在刚入职的第一天就发现自己周围的同事比自己优秀太多,学历最低也是211。甚至还有一些同事是知名院校的博士毕业,光从学历上就让他感到了自己与这些人的差距。

草地:不同的人评论同一件事的视角也会不一样。如果把《武汉封城日记》定义为一篇篇评论,那么您发表评论的标准是什么?这些标准和您自身的经历、思考有哪些关联?

方方:我根本不管留言。大多都没有时间看。我是请“二湘”替我转发,其他的事我一概不问。有时候,她也会转给我一些。说我“闭门造车”者,不懂得世界已经是什么样子,而且也不懂得网络有多大、有多方便。通过网络可以找到无数人采访,人们也通过网络来回复我。如果有人告诉我“三阳路”有个人怎样了,我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三阳路”的样子。在外地的人,难以想象这一点。

日前方方在武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准备给它取名为《武汉封城日记》。在武汉,那粒灰落在个人头上时,就是一座山。”

第一眼看到“封城”的消息时,并没有想到要记录

到了大学之后,一些选择考研的同学们,坚持了一半路,却最终选择放弃。可能他们的自制力比较薄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考研这条路确实太艰难了。所以如果你还是一名高三考生,那么尽量的在最后的时间里冲刺,争取考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你现在辛苦的路,终有一天你会觉得很值得。

方方:我女儿去日本旅游,走之前,跟她父亲一起吃了饭。结果她回来的时候,她父亲一直发低烧,有可能被感染。而我女儿觉得自己也有点感冒,所以我很紧张,担心她被感染。同时,我自己元月中上旬,曾经三次去过医院,两次没戴口罩,我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也不知道。所以,我跟我女儿商量好,让她先隔离起来。实际上,我一个人在家,也相当于隔离。22日夜晚我去机场接她,飞机还晚点,我们一路都戴口罩,以避免相互感染。送她去她的住处,我再回家,中途加了汽油,到家时,已经一点左右,开电脑,很快就看到“封城”的信息。当时并没有想到过记录。

在工作的时候,那些学历比较高的同事效率也出奇的高。平时自己工作,还有很多地方要请教他们。当然,这些同事都比较好相处,有什么问题也能够及时地给自己解答。可是我这个同学还是感觉有些不自在,现在已经在想着辞职的事了。小编虽然觉得如果轻易辞职,是一件特别惋惜的事。但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的确会让人感到非常郁闷,毕竟选择一份工作,让自己开心是第一位的。

方方:一开始就只是想记录一下封城的生活,也没打算天天记。到后来,突然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都在看,而且很多人转,有人说一大早起来,首先看我的日记。这让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而且也深感荣幸。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读。这样就一直记下去了。

中兴意大利近年来在意大利投资超过3亿欧元,为意大利创造了几千个就业岗位,并设立5G创新研究中心和网络安全实验室,成为意大利电信行业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完)

草地:对于日记的风格,一开始有没有规划?还是写作的过程中逐渐清晰?

方方: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当有人告诉我,很多人在读我的日记时,我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要读这种东西呢?像“追剧”一样,我完全意想不到。多年来,我一直是一个拥有小众读者的作家,我觉得这样子就很好了。一个作家有一批忠实的读者,是非常幸运的。我已经习惯这么多人,而且觉得足够了。一时间根本不适应这么多人阅读。说老实话,我感到有点恐怖。到现在,我仍然还没有习惯。

草地:为什么用“日记”的方式来记录和跟踪疫情?这么长时间以来,推动您坚持每天写日记的动力是什么?

因著有多篇以湖北武汉为背景的小说《水在时间之下》《武昌城》《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以及被改编成影视剧的《桃花灿烂》《万箭穿心》等,此次她以本土作家身份连续在网络发声而形成的“日记”被更多人关注和传播。

草地:每次写日记多长时间,一气呵成吗?写作的时候是种什么状态?

草地:作为一名作家,面对重大的社会事件,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和方式介入?

草地:“封城”之初,您也让女儿自我隔离了一段时间。谈一下疫情和您个人生活的关联,这种关联对写日记有直接推动作用吗?

据了解,中兴通讯自2017年开始在意大利全境所有大城市包括首都罗马和经济中心米兰为合并后的第一大移动运营商Wind Tre进行全网移动网络替换改造,网络改造在今年三季度结束,改造后的超级网络数据和语音质量超过意大利电信和vodafone的网络,网络综合性能稳居第一。同时从2017年底开始,中兴联合Wind Tre和意大利光纤批发运营商openfiber中标意大利政府5个商用试验局中的两个城市普拉多和拉奎拉,开展5G网络技术和5G应用的预商用,在今年经意大利政府验收通过。

我从来不回复留言,因为我也只能像其他人一样看“二湘”的微信,我回复不了。这份日记,我会一直写到“封城”结束。

从1月25日至今,方方的“日记”共发布约36篇,累计超过六万字,以“日记”的形式记录“封城”之下的城市面貌和这里的人物故事,并涉及大量与武汉相关的消息、新闻。

方方:没有。因为微博这地方,本来就是闲扯的,也不用打草稿,直接在那个小框框里写,我觉得很舒服,也很随意。所以一开始就是想到哪,写到哪。现在也是如此,只是对疫情的进展增加了一些专业人士的说法。直到现在,我也还是闲扯的方式。

在武汉生活了六十多年,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我的线人

方方:我的信息是综合性的,我也每天看疫情进展情况。找医生朋友询问,还有同事同学邻居们的聊天。还有身边人及亲属发生的事。我只是个人记录,不需要把握疫情全貌,如果有人想通过我来把握疫情全貌,那是他自己犯傻。这就是个人角度的个人记录,更多的是个人对此事件的感受,所记录的也很多是个人事情。而且我也不需要全面。我只需要没有大错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