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然燕麦第一人李刚岭耗时七年打造一杯高端营养早餐

被采访人:中国天然燕麦第一人李刚岭

在采访过程中,李刚岭先生的很多话走进了我的心灵深处,让我不由自主的愣神,深思!

那一年是他跑步最多的一年,跑了3000多公里,有的时候跑着不敢停下来,就想永远永远的跑下去,不知道恐惧什么!就像一个人失去了救命稻草,心神不定,丢了魂魄。

调查还得出一个超出想象的数据,中国仅占全球燕麦消费总量的2%左右。如果把这件事干成了,是一场改变国人健康饮食习惯的革命!最终从1500多种食物中确定下了燕麦这个食物。

近期三到五个月内的包括体育赛事、大型会展、国际会议、艺术节等大型活动全部被取消或推迟。包括开罗歌剧院、电影院、俱乐部等公共场所,均宣布暂停所有对外活动。

2012年6月30日,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开始,赛事本身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一天却改变了李刚岭的人生轨迹。也对于中国乃至世界的燕麦界来说,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他在脑子里将适合燕麦生长的地区搜寻了个遍,唯独没将中国划在其中。

如果一个人知道一生中的生命价值值多少,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干相等价值的事情。

命运的安排总是那么出其不意。在李刚岭踏上寻找天然燕麦的路途之前,他在一家世界500强制药企业负责市场,三十岁刚出头,就成为大中华区负责人,年薪千万,早早实现了财富自由。药品是治病的,属于间接的救死扶伤,那个时候的李刚岭自己感觉还算是一个很有社会价值的人。

后来遇到一位医院的老中医,他说人生病是有很多因素的,简单的来说就是病从口入,健康的食物才是身体的良药,食物很重要。一天三餐按时吃健康的食物,对人体健康很重要。很多重大疾病是十年前自己逐渐喂大的,又都不好察觉。他当时听了感觉有些道理,但又半信半疑。

那位专家还告诉他,澳大利亚的燕麦没有不使用化肥和农药的。李刚岭愕然。

于是他辞掉了报酬优渥的工作,正式开启了寻找全球最好的纯天然燕麦产地之旅。从加拿大、美国再到俄罗斯,他四处寻找纯天然燕麦的产地,可种植环境、种植方式、交通运输、国际贸易等问题都让他失望而归。之后,他将目光锁定在全球闻名的农作物产地澳大利亚,辗转于澳大利亚各州,最后得到当地一位农业专家的忠告: “纯天然燕麦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不使用化肥和农药,就无法保证产量和效益。” 在以产量和效益为主的现代工业农业的今天,没人这样种植。

既然打算做,就要把它做到最好!

食物是滋养我们生命养育我们身体的,只有健康的食物,才会带给人类健康!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内心的愤慨让李刚岭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找别人种了,自己种!

燕麦本身是个健康的食物,那首先要保证它的安全,没有农残,再就是营养价值在加工时不能破坏,更不能添加违背健康的一些各种各样的添加剂。李刚岭很快对燕麦掌握了两个重要环节,第一个是种植的源头,第二个是加工的源头,这两件事必须要从源头上把控。

人为什么会生病?人怎么才能不生病?他一直不停的发问自己。怎样才能让人们拥有健康的身体呢?

多年后,当李刚岭以蒙北燕麦创始人的身份面对记者采访,聊到当初的选择时,他低沉的无奈一笑,说其实他有些愧疚。

崇尚自然,回归自然、返璞归真的健康食物才是健康生活方式的本来!

回头细算,李刚岭发现自己也已有五年早餐吃燕麦片的习惯,这是他经常在国外出差受到的影响。见别人都吃,他也吃,从来没产生过多的思考,就像国人早餐爱吃包子油条一样,如果不是哥哥提起,他断然不会注意这个饮食习惯。

可能他因为之前常年奔走医院的缘故,目睹了太多太多的生离死别,他时常浮现出医院重病患者的画面,从病房的床上转移到重症监护室的床上,从重症监护室的床上转移到太平间的床上,这一幕幕的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带着这个问题他求问了无数的医生和医疗机构,长达快一年的时间不得其解。

美国FDA食药局通过25年的研究,1997年将燕麦认定为功能性食物;2002年2月10日美国时代杂志发布的全球十大健康食物中,燕麦名列第五位,是唯一上榜的谷类。

那天晚上,一个朋友给他打来电话,说家人得了癌症,向他买治疗癌症的特效药,听到这句话后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心想哪里有治疗癌症的特效药?那个电话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挂断的。那个时候他才发现,身边的人已经有七八个都得了癌症。为什么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在面对重大疾病时,竟显得如此的无能为力?他突然发现,以前一直深信不疑的药品,让他就像冰山瞬间融化一样变的绝望。原来有钱可以住最好的医院买最好的药品,却买不回健康的身体。

当然,理性思维不会允许一个感性思考成为一件大事做与否的决定性因素。李刚岭开始对燕麦及健康食品市场进行大量调查,也去了多个医学机构求证。他不曾想到,天天食用的燕麦居然是功能性食物,燕麦被西方称之为“营养库”,是天然的保健食品。除了具有高营养价值之外,还有降低胆固醇、平稳血糖、清理血管脂肪、清理血管毒素、清理肠道毒素、预防心脑血管疾病、减脂等诸多功能。从目前看,燕麦优质蛋白质和高膳食纤维及综合的营养价值是一些慢性疾病的克星。

四个多小时的赛程结束后,他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迫不及待地奔回刚刚路过的燕麦田,驻足许久,查看燕麦的生长情况,随后他找到当地老乡家,进一步的询问。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在一年前,就一直苦苦寻找的天然燕麦种植的地方,竟因一场马拉松,让奇妙偶遇了。

“燕麦虽然是健康的食物,但如果不是零化肥、零农药的天然燕麦,就不算真正健康的燕麦。”

“在我当时认知里,毒奶粉事件、高污染企业、滥用化肥农药的土地和一些食品安全问题被爆后,无意识的屏蔽了国内产地,完全没有考虑。”

人生原来也可以这样的活,这些让人用灵魂去深度思考的话语,一遍遍的回荡在我的耳边。

2012年6月30日,我有幸参加了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感谢上天把我引至这纯净无污染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内蒙古锡林郭勒。

就像世界一个新的阿甘再现,他七年的崎岖人生让人回味咋舌,看完足以让人重新拷问人生!

让食物回归本来的颜色,让食物回归本来的味道,让食物返璞归真。

2011年春天的一个晚上他接到一个电话,就因为这个电话差一点夺走了他的生命。

另外,有一些燕麦产品更离谱,在燕麦片中加入奶精、植脂末、香精香料、各种调味的添加剂。还有的把燕麦片做成油炸烘烤类的混合水果燕麦片,名字听起来很有食欲,里面加入各种香精奶块、调味水果干,弄的很甜很香,多数年轻人都很喜欢吃,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为了好吃而背离了健康。

李刚岭是位长跑爱好者,铁木真草原马拉松赛事,将这位11年跑龄的长跑爱好者引至蒙北,从此开始了一段坚守天然燕麦的故事……

市面上的燕麦片都达不到李刚岭的要求,他在市场上经过总结发现有三个严重的问题:有一些燕麦片的产品甚至在检测时农残超标,更别提燕麦片早已在一二百度的高温加工时营养已经损失了七七八八。

可就是这个日常相伴却又不起眼的习惯,突然被他重视起来,并开始变得与众不同。

他意识到,药品不是健康的根本,从长远看食物比药品更重要。那又从何做起呢?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刚岭在洛杉矶哥哥家吃饭,餐桌上的一碗燕麦让他开了窍。吃饭时,医生出身的哥哥讲到人的疾病和食物的直接关系,精米细面的现代饮食习惯,很需要优质的蛋白质和高膳食纤维的燕麦食物。

据埃及卫生部数据,截至3月15日晚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26例,治愈26例,死亡2例。(总台记者 吴爱民)

埃及民众也开始积极响应政府抗疫举措,从前很少戴口罩的埃及民众开始陆续在各种公共场所戴上了口罩。

后来经过多方面的科学求证,食物对身体健康确实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2012年的春天,李刚岭终于找到了答案!

李刚岭虽然第一次来到内蒙古锡林郭勒,但却被这里一望无际的“天边大草原”美景深深吸引。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水草丰美,风吹草低见牛羊,牧人策马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美景。享受着天然草原的芬芳,尽情在草原绿海上放飞思绪的他,也被草原上的燕麦耕田给拽了回来,郁郁葱葱、一片又一片的燕麦地……

他拗着性子百般劝说,要求尝试种植不施化肥、不施农药的天然燕麦。对方却给他开出一系列条件:他须先出资5000万澳元放到那里,并承担之后的一切成本;种植方不保证任何成果;试种周期至少为一两年以上……

“完全是把命运交在了别人手里,一点主动性都没有,在以后漫长的合作中,自己也完全无法把控任何风险。”

去哪里种呢?西澳还是南澳?后来才发现燕麦喜欢凉爽寒冷和高海拔的气候生长。寒冷高海拔气候环境生长出来的燕麦营养价值最高,口感最好。澳大利亚属于赤道两旁的温热带,并不是生长燕麦最好的地方。虽然这里种植的燕麦产量很高,但是品质非常一般。最为重要的澳大利亚的农业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把农业已经定义为工业农业出口。